北平王府书画院

首页 >> 画家推介 >>书法 >> 八大山人
详细内容

八大山人

朱耷(1626年—约1705年),字刃庵,号八大山人、雪个、个山、人屋、道朗等,出家时释名传綮,汉族,江西南昌   。明末清初画家,中国画一代宗师。 

朱耷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,明亡后削发为僧,后改信道教,住南昌青云谱道院。擅书画,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,形象夸张奇特,笔墨凝炼沉毅,风格雄奇隽永;山水师法董其昌,笔致简洁,有静穆之趣,得疏旷之韵。擅书法,能诗文,用墨极少。

八大山人,俗姓朱,本名朱统,后名耷。

八大山人八大山人

为明江西弋阳荣庄王朱奠壏九世孙。生于明天启四年(公元一六二四年),卒于清康熙四十四年(一七○五),享年八十一岁。幼负性绝慧,早事诸生业。明亡,甫弱冠,佯装喑哑。三十九岁,遯迹江西奉新山耕香院,从颖学弘敏大师学,薙发为僧,释名传綮,曾藏八大人觉经,遂自号八大山人,或谓寓“四方四隅,皆我为大,而无大于我也”;又谓其署名,喜以草书连缀笔画,视之,八大二字有似哭字笑字,山人二字有似之字,合而读之,类哭之笑之,皆隐约有玩世之意。其它别号,尚有雪个、个山、个山驴、驴屋、驴汉、人屋、刃庵、拾得、何园、洛园、黄竹园、书年、书疾、八还等,不一而足。居山二十年,称宗师,从学者百余人。其后,清廷诏举博学鸿词,临川令胡亦堂闻其名,迎入官舍,心不愿就,佯发狂疾,走还南昌。自是常戴布帽,曳长袍,倘佯市肆间,履穿踵决,拂袖蹁跹,儿童后随哗笑,亦不之顾,与人不言不语。晚年,归隐青云谱,筑寤歌草堂以居。死后,葬于新建县中庄。江阴邵长蘅为撰“八大山人传”。依君友会王爱君美术文献载,山人精书画,又善诗。画长于山水、花鸟与竹木,皆能不泥成法,脱出蹊径,山水皴笔无多,意境幽邃,花鸟竹木水墨点渍,形象奇特,俱得古之破墨法,以简省胜,笔情纵恣,墨趣横溢,苍劲圆?,逸气迥出。松莲石固称神品,芦雁凫汀、潜鱼飞翼,亦无不极生物之致,洵非他人所可企及;书法初学董其昌,后出入魏晋,典雅萧散,深得钟王气韵,狂草尤怪伟;诗原有集帙,惜未流传,存世题跋如吉光片玉,古雅可诵。山人面色微頳,丰下而少髭,好饮而量浅,贫士山僧、市井屠沽、有具酒邀请辄往,往辄饮,饮辄醉,醉辄歔欷流涕,或备纸笔,牵袂捉矜索画,则墨渖淋漓,不经意挥酒,忽作云山,忽作竹石,无所爱惜。故求其画者,多索之醉中,且多就山僧屠沽之徒购得,若显贵以数金易一木石,蕲不予,性情如此。又其为人襟怀浩落,慷概啸歌,抗节高义,一生以明室宗裔,痛遭社稷颠覆、国土沦亡之变,悲愤慷概,汨浡郁结,无所发泄,于是蹈隐高踪,佯狂装哑,哭笑杯酒,游戏笔墨,以消磨劫后生涯,人目为狂,而不知其内心之悲苦,故发为书画,正西人所谓血泪之交逬,感情之升华者,感人至深且巨,山人有自题山水册,诗云: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是旧山河。横流薍石枒杈树,留得文林细揣摩。”足为其生涯与艺术交融之写照。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18601113248
还可输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技术支持: 云网服务 | 管理登录
seo seo